多名高官確診,目前死亡率最高,伊朗疫情為何如此嚴重?

時間:2020年02月29日 08:36:04 中財網
[第01頁] [第02頁] >>下一頁
  導讀:
  多名高官確診,目前死亡率最高,伊朗疫情為何如此嚴重
  累計確診388例,多名高官陸續感染,伊朗緣何會成為疫情重災區

  多名高官確診,目前死亡率最高,伊朗疫情為何如此嚴重?
  這幾天,新冠疫情在伊朗迅速蔓延的新聞,相信大家都已經看到了。

  當地時間2月28日,伊朗衛生部官員表示,該國新增143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累計確診388例,死亡34例;另據身處伊朗的島叔向相關人士核實,已有8名伊朗官員感染了新冠肺炎。

  高病發率與持續增加的官員確診病例不禁讓人擔憂:伊朗到底發生了什么?這個多年來一直處在制裁之下的國家,如何扛過新冠肺炎疫情?

  



  伊朗清潔人員為清真寺消毒(圖源:外媒)
  “上層”
  截至目前,伊朗官員確診病例已升至8例。

  25日,該國衛生部副部長哈里齊確診;27日,負責婦女和家庭事務的副總統瑪蘇梅·埃卜特卡爾、伊朗議會國家安全和外交委員會主席穆杰塔巴·宗努爾確診;同日,81歲的前伊朗駐梵蒂岡大使哈迪·霍斯羅沙希因新冠肺炎去世;再加上國會議員薩德吉、兩名吉蘭省議員、德黑蘭第13區區長......
  有網友驚呼:“難道伊朗的病毒喜歡走‘上層路線’?”
  島叔想說,其實疫情走勢沒什么特殊,衛生部副部長哈里齊在自己拍攝的視頻中也說,“這次的病毒很‘民主’,不認識貧窮和富貴,不管是否是官員,都可能感染。”

  但問題是,病毒是怎么在伊朗官員中設下“連環套”的?

  先說哈里齊,他在庫姆市爆發疫情后到一線指揮防疫工作,不幸染病。衛生部作為抗疫的主要單位,哈里齊作為副總指揮,關鍵時刻能頂上去,敢于深入基層,這樣的領導是好樣的;此外,德黑蘭第13區區長、吉蘭省兩名議員也都有很大可能是在一線抗疫過程中感染。

  再者,伊朗官員界的疫情傳播也被普遍認為與該國近期會議密集相關。哈里齊是抗疫的主要負責人之一,無論是抗擊疫情專題會議還是國家最高安全委員會會議,他都必須參會、匯報工作。

  哈里齊確診后,有網友指認,前期與這位衛生部副部長同臺出席新聞發布會的總統發言人拉比伊在會上并未配戴口罩,所幸后者連夜進行核酸檢測,結果顯示為陰性;而與德黑蘭確診區長有密切接觸的德黑蘭市議會議長,也緊急進行了自我隔離。

  雖然外界不免對伊朗高層憂心忡忡,但尚難推論“疫情 失控”。通過這些消息,大家也可以看到科學預防病毒的重要性。

  



  伊朗副總統瑪蘇梅·埃卜特卡爾已被確診(圖源:外媒)
  疫情
  2月19日,伊朗衛生部首次報告國內有2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兩名患者來自圣城庫姆,均在死亡后被確診。

  隨后,該國疫情以庫姆為中心不斷擴散,每日新增病例呈直線上升趨勢:20日新增3例,21日13例,22日10例,23日15例,24日18例,25日34例,26日44例……確診及疑似病例現已分布于伊朗十余個省份。

  根據伊朗官方消息,全國確診病例大多有庫姆旅行史。但病毒究竟由何種路徑傳入?在當地是否發生變異才導致高致死率?這些問題至今沒有確切答案。

  疫情發生以后,伊朗10個省份的學校停課,全國體育賽事、音樂會、演出、藝術展均已取消,所有電影院及公共休閑場所關停,德黑蘭還禁止在公共場所舉辦婚禮等大型聚會,關閉了粉紅清真寺等熱門景點。

  經過一番討論,伊朗取消了德黑蘭今日(2月28日)的集體禮拜活動,這對當局來說是一個非常艱難的決定。

  身在伊朗的島叔今天也去超市囤了一車東西,準備居家“閉關”。與意大利超市被搶購一空的景象不同,伊朗的超市貨品充足,日常所需都整齊碼放于貨架,還不斷有送貨車輛在門口卸貨。

  島叔仔細調研了其中貨品,發現兩類產品有斷貨隱憂:一是有消毒功能的洗手、洗衣液;再就是生姜,很多伊朗人認為,吃姜可以預防新冠肺炎。

  目前,伊朗街頭依然沒什么人戴口罩。超市管理員向島叔表示,“得不得病都是真主的意思”;也有伊朗朋友提醒島叔,更多人“不是不想戴,而是買不起”,在當地,一只N95口罩售價約為20元人民幣,相當于一個底層勞動者一天的工資。

  確實,相對于充足的生活物資,口罩、酒精、消毒水等醫療物資在伊朗很難買到。

  此前伊朗的口罩主要是從中國進口,如今,該國已動員國家全部生產力,三班制、全天候生產,日產能約在200萬只左右;與此同時,伊朗也向一些公司緊急頒發了進口口罩許可證,但衛生部也表示,“進口既不容易,更不便宜”。

  盡管如此,伊朗政府仍然承諾將向民眾免費發放口罩,并計劃征集志愿者在地鐵、公交站、鬧市區進行發放;與此同時,伊朗擁有著數千年發展史的傳統醫學,希望能通過傳統醫學的經驗來增強人體免疫,提高民眾整體健康水平,降低病毒感染率。

  



  伊朗學生通訊社發布的“抗擊新冠病毒”照片集
  癥結
  其實除了口罩,伊朗目前遠未達到“醫療擠兌”的程度。

  實際上,伊朗是中東及地中海東部地區公共衛生系統最好的國家之一,該國一直在推廣“醫療旅游”項目,因其“物美價廉”吸引了很多中東民眾來此看病,進行心臟搭橋、外科手術等。

  那么,為什么該國會出現外界一直非常擔心的高死亡率?

  據島叔觀察,按照伊朗人的習慣,如果不是特別嚴重的病情,他們不太愿意去醫院就診。而據伊朗的統計方式,疑似病例和輕癥患者只要沒去醫院就醫,就不會算在統計數字之內;而去醫院就醫的,多數病情已在重癥階段,死亡率自然就高。

  截至昨天,伊朗境內死亡率已超10%,高于我國湖北。即使死亡率能按照上述思路得到一定程度的解釋,人們也會對境內未被隔離的疑似患者和輕癥患者數量產生焦慮,猜測其到底是多么龐大的群體。

  有個數據或可就此說明,即伊朗的“輸出病例人數”:
  根據島叔統計,科威特確診的全部43位病例都有伊朗旅行史;黎巴嫩第一例病例就是一名從圣城庫姆回國的45歲婦女;阿聯酋一共8人染病,其中包括從伊朗飛往迪拜航班上的6人;此外伊拉克4人、巴林8人、阿曼2人、巴基斯坦1人、加拿大1人、1名中國人都是從伊朗返回本國后被確診。

  有人據此推論,按照伊朗出國人數和輸出確診人數的比例,其境內應有相當一部分感染或疑似感染人群,未被納入政府確診數據中。

  目前伊朗周邊國家幾乎全部關閉了與伊朗連通的陸地口岸,阿富汗、巴基斯坦、約旦、阿聯酋、伊拉克、科威特、土耳其、塔吉克斯坦、俄羅斯等國都停飛了伊朗航線。

  早在中國疫情爆發時,伊朗就主動停飛了與中國的直航,現在常用來轉機的迪拜、伊斯坦布爾、莫斯科等地也都已無法進入。

  島叔了解到的唯一“活口”,就是搭乘伊朗馬漢航空飛泰國曼谷,再從曼谷想辦法回國。這個航班一周只飛一次,現在一票難求,甚至也堅持不了多久。

  這也成為目前滯留在伊朗的中國人最為焦慮的一個問題:如何找到回家的路?

  

  伊朗街頭行人(圖源:外媒)
  其實,和伊朗一樣,目前在國際上蔓延的疫情,已經彰顯出人類共同抗疫的緊迫性和必要性。2月27日,世界衛生組織總干事譚德塞在媒體通報會上說,伊朗、意大利及韓國的疫情已顯現出新冠病毒的“能力”——“這種病毒不分國界,不分種族或民族,也不分一個國家的國內生產總值或發展水平”。

  “關鍵不是僅僅防止病例來臨,而是當病例出現時,選擇如何去應對。現在不是恐懼的時候,而是采取行動預防感染和拯救生命的時候。此病毒并不是流感病毒,有了正確的措施,就可以控制住,這是中國傳遞的重要信息。

  我們并非毫無希望,赤手空拳。每個國家和每個人都可有所作為。”

  文/墨父
  編輯/點蒼居士、在焉(俠客島)
[第01頁] [第02頁] >>下一頁
  中財網
各版頭條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
捕鱼大亨2015 贵阳捉鸡麻将技巧 秒速牛牛平台 广西快3专家预测 海外联盟平台推广 泳坛夺金*规则 德国赛车接单 2019上证年线 股票投资建议 大嘴棋牌麻将下载 广西体彩官网11选5 永利皇宫骗局名单吗 麻将桌批发价格表 北京赛车pk跟投注软件 亚投行配资 今日股票大盘情况 国外lead联盟项目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