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醫生張文宏:疫情過了,大家該追劇追劇,我自然會silently離開

時間:2020年02月29日 10:36:27 中財網
  張文宏是誰?除夕之前也許只有他的圈內人知道。除了看病人之外,他就坐在上海華山醫院感染科的那個角落里,安靜研究各種疑難雜癥,看看書,在醫院里走路也“繞著墻根”。除夕之后,因為一場疫情,他的名字家喻戶曉,因為說話耿直,金句頻出,上海市民也心甘情愿地跟著他的同事親切稱他為“張爸”。

  



  ▲ Photo by Gao Erqiang/China Daily
  但是“張爸”對自己的“明星”身份很“拎得清”。在預判新冠疫情在全球和全國的走勢之前,“張爸”先對自己的“網紅”走向做了個預判。

  “這個事兒出來,因為我懂這個事兒,大家喜歡聽我的。等這事兒過了,大家又不要聽我講話了。你以為大家愛聽我講話啊?” 26日,上海市新冠肺炎臨床救治專家組組長、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接受China Daily專訪時說。

  “等過了這個事情,大家該看電視的看電視,該追劇的追劇,該看跑男的看跑男,誰要看我啊?”

  

  ▲ Chen Qinfen/for China Daily
  他戲稱自己原來在醫院里是沒什么存在感的,話不多,也不惹事。“當新冠大幕落下,我自然會非常silently走開。你再到華山醫院來,你也很難找到我了。我就躲在角落里看書了。”“張爸”接受China Daily采訪,立馬語風也變得不一樣起來,中英文夾敘。

  “但疫情來了,我們醫務工作者就是在整個事件的中心,你不講話也是在講話,所以你這時候必須講話。”

  “大眾在疫情里面其實不了解,都很恐懼,不管多么厲害的人在疫情里都變得fragile。這個時候你看我們醫護,就必須非常強大。”

  China Daily提問——你覺得大家粉你是為什么啊?

  張文宏的反應很活潑:“這樣說話很奇怪嗎?我們在醫院平時都是這樣說話的啊。” 他稱這種語言風格來自于 “華山土壤”——同事間將心比心,互不防備。

  “尤其我這個人就見不得人家虛偽!其實你看我這么一大把年紀了,這么多年主任了,看過那么多病人,但我不愿意自己在那里很假地打交道。我只跟我自己喜歡講話的人講話。”

  張文宏也說自己的“走紅”跟上海這座城市有關系。“如果一開始我講的話feedback很差,人家說這個人怎么亂講話,(那也就沒有我什么事了~~~)。但從來沒有院領導或市領導認為你該講什么不該講什么。"Just tell the truth. What happened and what will happen."
  “網紅張爸”成名于1月底,他對著記者們的鏡頭說科室的所有共產黨員全部換到新冠治療前線。

  “共產黨員在宣誓的時候不是說嗎?把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迎著困難上,我前面開了個黨支部會議,共產黨員現在馬上給我上去……沒有討價還價,肯定是上去。”

  硬核表達立刻成為粉絲收割機。他自己是醫院感染科黨支部書記,他自己第一個上去。

  除了談新冠走勢、防疫舉措、復工注意事項,張文宏最近還在上海書展的相關活動直播上分享了待人處事的心得。“書讀多了,知道的事就多了。善待比你年資低、權力低的人,將心比心,換位思考,社會就和諧了。”

  我是前方高能“張爸”談硬核專業問題的分割線
  新冠傳播在全球是一天一個變化。什么時候才是個頭?張文宏說:半年!

  他認為,目前發生在外國的病例都是輸入性的,就應該是可控的。伴隨著世界各國對疾病認知的提升,加上中國有應對經驗了,應該來說疫情可以在半年內于全球范圍被控制住。

  早期防控對于現在任何一個有新冠疾病輸入的國家來說都非常重要,一旦過了早期的關鍵時間窗口,它就會非常危險,“張爸”說。

  那怎么辦呢?“張爸”硬核建議來了——學上海!“跑到病毒的前面!”

  張文宏說,在市民的高度配合下,上海這次有兩點做得特別好。第一,從高發病地區來到上海的人員,在可能的發病癥狀出現之前,就要求自我隔離兩個禮拜。“這樣,在一開始輸入病例還不多的時候,病源就被你收起來了。”

  
  ▲ Photo by Gao Erqiang/China Daily
  第二,上海把城市生活“慢了下來”。 “慢下來是很重要的,城市里應該取消大型集會,因為你不知道之前有多少人是從高發病地區來的。”

  早期周密防控使得上海完全沒有出現一些海外推算的疾病爆發,這一點,在上海病患的治療數據上也得到證實:從1月20日上海收治第一例確診新冠肺炎患者到現在1個多月的時間,超過80%病人已出院,新冠肺炎在上海的死亡率低于1%。

  世界衛生組織對中國的新冠防疫工作評價過高?張文宏覺得不會。

  
  “世衛組織的評價主要基于新發病例是不是被切實控制下來。如果還在出現小規模的outbreak,disease clusters, 那么我想它不會給出如此積極的評價。”

  新冠病毒最早從外國傳入?張文宏的判斷也是No.
  他認為,中國只有武漢最先出現了這個新傳染病,如果是外面傳到中國來,應該是幾個中國城市同時發病,而不是有時間先后。他更覺得新冠和流感不會混淆,“新冠在CT上有非常特征性的表現,所以我認為很容易可以區分。”

  最后是大家最關心的問題——啥時候摘口罩?張文宏的判斷是一兩個月后。

  也許再過兩個月,疫情結束了,你再回到華山醫院,還是在感染科,那個叫張文宏的人依然忙著問診、看書、研究奇奇怪怪的傳染病病毒。“張文宏”這個名字會漸漸淡出于網絡,淡出于記憶。不過,他和很多像他這樣的人都是騎士,在那個角落里緊盯著病毒們的蛛絲馬跡,隨時預備著亮劍。

  記者 周文婷(中國日報網)
  中財網
各版頭條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
捕鱼大亨2015 高新发展股票行情 幸运飞艇软件 星悦山东麻将 赛车视频 网上兼职赚钱是真的 熊猫娱乐骗局 点牛股配资 秒速赛车平台 分彩app安卓版 北京程序麻将机安装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1002无标题 股票配资平台都找股牛网 股票涨跌幅怎么看 辉煌棋牌05566安卓版 贵州新快3 今天新疆25选7开奖结果